2009年9月5日

咚咚咚咚,房門不知是被誰急促的拍打著。

我躺在床上,睡眼惺忪的往門口看了看,想起身去開門,但疲憊讓身體不聽使喚。

「管它的!假裝不在好了。」我心裡想著。

沒多久,門輕輕的被打開。聽不見任何的腳步聲,我感到某種莫名的東西流竄進來。

「是不幸啊!」我輕嘆了一口氣,然後繼續躺著。

總在不知不覺中的某個地方默默茁壯,然後有天突然來訪,不幸這東西就是這樣的一回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