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6日

盲目



在看完電影盲流感之後,又把原著小說《盲目》拿出來重讀了一次。高中第一次讀完這本書的時候實在是給了我蠻大的震撼,然而在過了幾年後的現在,因為網路的興起,資訊媒體侵蝕我們的思想,生活步驟越來越快,人因為科技變得靠近卻又更加疏離,因此我更能理解書中想呈現給我們的啟發。

故事是從第一個瞎眼的人開始的,他在開車的途中,眼前忽然呈現一片渾濁的白,接著是陪伴他回家的偷車賊、醫治第一個瞎眼男子的眼科醫生、醫生診所裡的病人,他們一個接著一個,失明就如同瘟疫般的擴散開來,沒有人知道原因,也無人可逃,然而眼科醫生的妻子卻沒有受到感染,他成了這世上唯一的明眼人,一個帶領讀者進入盲眼人世界的領導者。

在一群盲眼人被困在收容所的生活當中,我看到了當人們眼瞎的時候,他們道德情感也正逐漸的剝落著,理性、羞恥心,一切被稱之為「人」的行為無一不被這眼瞎所摧毀,隨地的大小便,裸體行走,對他們來說都無所謂,因為人們再也看不見自己的這些行為。取而代之的是更原始的本能,為了生存,自私和貪婪變得理所當然,我原本以為大家會互相幫助的狀況不但沒有發生,反而是最後因為當肚子的飢餓感無法被滿足時,為了飽餐一頓,連自己的老婆也能出賣。

當人們眼瞎了的時候,打劫珠寶有什麼用呢?當人們處於莫名的恐慌中,還能產生性慾,然後在彼此骯髒、有著令人難以忍受臭味的身體上尋求依偎。而些正是作者喬賽‧薩拉馬戈想藉著人性的盲點來告訴我們的:「盲目並非真的盲目,這是對理性的盲目。我們都是理性的人,但是沒有理性的行為。」在我們現在的社會上其實也有著太多盲目的人。為了生存而毫無忌憚的做著許多骯髒事,然而這樣的人一多,群聚效應的影響,彷彿這些事情都被正當化了,人們盲目的被一些人引導著,盲目的相信而不去思考,因為或許當我們正在思考的時候就已經被社會給貼上了「不一樣」的標籤。

試想在書中,帶黑眼罩的老人和年輕帶墨鏡的女子那忘年之戀,如果在大家都看得到的時候,會被貼上怎樣的標籤,而當他們倆都將在明眼後看到對方時,這心靈上的契合感又還會存在嗎?我想是很難的。所以故事的最後,醫生的太太站在窗邊,俯瞰那些正因重得光明而歡呼、歌唱人群,他仰望天空覺得眼前一片渾白。

「其實我們並沒有失明,因為我們本就是盲目的,盲目卻又看得見,看得見卻又不願看見的盲人。」



後記:

雖然電影的評價並不理想,但總是值得一看,評價這種東西還是隨便看看就好,太相信它會錯過一些好電影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