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日

最近在聽 06

從過年開始身邊發生了很多事情,顛覆了我的一些想法,讓我不停的去思索而感到異常疲累,戴上耳機聽了什麼並不重要,音樂放著只為了把自己隔離起來,有段時間連上網都不想,因為那也只是徒增加空虛感罷了。

之後在 Plurk 上的發文次數越來越多,BLOG也就相對懶得碰了。當然就像遊戲不停在玩一樣,音樂也是不停的聽著,固定上著幾個音樂網站,試聽新的歌曲,新的音樂類型,再慢慢去發掘其他,雖然好像並沒累積多少音樂上的經驗值,但依舊樂在其中,然後感嘆能從事音樂相關的工作該有多好。




我承認,當初再唱片行會住意到1990s完全是因為這雙絲襪美腿,我想這團大概也跟我一樣是美腿控吧!因為兩張專輯的封面都是腿啊。

如同團名一樣,帶著90年代那些令人興奮的輕佻節奏,就像 Franz Ferdinand 一般,聽到就想隨著音樂大力搖擺。








去年 Camera Obscura 來台演出時才認識他們,這張也是第一張完整聽完和收藏的專輯,喜歡他們鋼琴加上小喇叭的配樂,而歌曲中所摻雜著的濃厚藍色憂鬱,令人跟著一起心碎。






Green Day終於出新專輯了,但應秉持著不期不待沒有傷害心態,老實說新專輯並沒有像上次美國大白痴讓我感到熱血,雖然前奏一下就讓人知道「沒錯!這就是Green Day」,但無奈就是提不起勁。






雖然在這年頭大家都喜歡搞復出,但阿姆的Relapse當然要買單。
記得當初饒舌正夯,台灣一狗票的嘻哈穿著,有的藝人還說「這就是我的Style,我會嘻哈到死。」結果現在大家都變潮流達人賺得嘻嘻哈哈。
而整張專輯音樂錄影帶最另我注意的是「阿姆,你到底是吃了什麼藥丸可以越來越年輕啊!」(笑)








感謝在馬桶上拉出一朵玫瑰花讓我能夠認識The Charlatans,一連就是持續好幾個夜晚的Dance Rock,整張《You Cross My Path》專輯都非常值得一聽。






Kasabian即將在6月8號出第三張專輯(咦!但怎麼已經可以低調瞭),而首發的單曲《Vlad the Impaler》彷彿符合他們團名殺人魔一樣,而MV也非常值得一看。



雖然個人還是喜歡他們的同名專輯。






個人非常喜歡這種50年代懷舊式的Rockability音樂,而那種叛逆的穿衣風格和油頭造型也一直想來試試,無奈長得不出眾只會被說醜人多作怪吧!(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