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0日

最近在聽 04





要不是這部電影的配樂選曲合我胃口
我想這YA式吸血鬼愛情故事的劇情不會佔據我太多腦容量
在看小說的同時這些配樂又回到了我的耳中響著






丹尼鮑伊的Slumdog Millionaire雖然還沒上映
原聲帶卻早一步搶先發行
看到丹尼鮑伊的名字我下意識的就把這張專輯列入到清單當中
猜火車、海灘、28天倒數毀滅、太陽浩劫
導演的運鏡和配樂襯托讓這些電影百看不膩






I don't care what you think
As long as it's about me

打倒男孩在發這張專輯之前讓我特別留意的是他們翻唱了Michael Jackson的Beat It
原本只是在演唱會上唱好玩的卻受到樂迷們的熱烈詢問與肯定
所以就在網路上釋出了EP甚至還拍攝了MV
而MV中也揶揄的對Michael Jackson表達致敬








很偶然的聽到這首歌
回家後在google中輸入片刻印象的歌詞
The Libertines 放蕩樂團 就這樣被我識得
雖然是個已經解散的團體
但在聽完專輯之後便可瞭解為什麼當初英國傳媒把他們譽為一種指標性團體
可惜這些團體總跟毒癮和犯罪脫離不了關係











沒想到 Zooey Deschanel 的嗓音居然能復古的讓人如此安心









come for me
you come for me
come for me
comfort me

you come for me
cover me
come for me
comfort me

i had a dream
no longer to be free
i want only to see
four walls made of concrete
6 by 6 enclosed
see me on video oh oh oh

feed me twice a day
i want to fade away
away

come for me
cover me
come for me
come for me

you come for me
cover me
come for me
come for me

and after some time
i know i would go blind
but seeing only binds
the vision to the eye

i lose my voice i know
but i've nothing left to say
(nothing left to pray)

no echo in this place


有些歌就是適合一個人在下著雨的夜晚聆聽著
用一種迂迴式的喃喃自語讓人陷溺其中
就如我一直低聲反覆細說的那些
我試圖讓妳理解
但彷彿處於迷霧當中
我看不清我倆的關係
對於妳我更是摸不著頭緒
然而這一切
是妳感受不到
還是棄之不理











2008年12月24日

聖誕節快樂!?



不知道今年聖誕老人會送我些什麼!?


說經濟不景氣都是騙人的
看看街上的商家跟依偎在一起的那些小情侶們
聖誕節這天笑得多開心啊~
所以阿宅依然躲在家裡
不想上街

雖然沒人規定一定要過聖誕節
但失眠症狀還在跟我糾纏著
就來應景一下打發時間





如果你還在為了要送對方什麼聖誕禮物而煩惱
不如試試 Dick in a Box 這個點子



但請小心不要弄巧成拙變成了 Jizz in my pants



然後暮光之城裡的愛德華也不小心就射了



聖誕節真的是拼經濟的好節日
當然AV也不會放過這塊大餅
想盡辦法要來榨乾阿宅們的口袋



雖然中壢好近
而且我好像也有一件朱學恆說的夜店必備配件



但是我的口袋沒有錢
只有一根小香蕉
只能在家看看片子也就算了





跟去年的聖誕節一樣
跟此時此刻一樣
今年的聖誕夜、聖誕節
我大概還是會坐在電腦前盯著螢幕傻笑吧!!

就跟中魔著一樣
不知道在期待些什麼的等著什麼




喔~對了
台灣沒有聖誕節只有行憲紀念日
但是貓熊來了
國旗也很識相的低下頭來







2008年12月17日

是誰在咳嗽!?

我並非無鬼神論者
只是希望能更科學一點


前天中午我打算小睡一下 (我作息整個很亂)
我家這時是沒有人的
整個大院子裡也都是空的
但是在我躺下沒多久時
忽然聽見兩聲咳嗽聲
真是過份的真實了點
就像身邊有人咳嗽一樣
瞬間一股涼意佈滿全身
我連回過頭的勇氣都沒有
就跑到外面抽了根煙
還到處看一下是不是有人在
結果真的是一個人也沒有
整個山上安靜的連聲鳥叫也沒有

要說我有多怕

怕到我去玩狗故意讓他亂叫來壯膽
因為實在是太安靜了
而那咳嗽聲又是那麼的清楚



2008年12月13日

能不能遇見100%女孩!?

四月裡一個晴朗的早晨,我在原宿的一條巷子裡,和一位100%的女孩擦肩而過。

並不是怎麼漂亮的女孩,也沒穿什麼別緻的衣服,頭髮後面,甚至還殘留著睡覺壓扁的痕跡,年齡很可能已經接近三十了。可是從五十公尺外,我已經非常肯定,她對我來說,正是100%的女孩。從第一眼望見她的影子的瞬間開始,我的心胸立刻不規則地跳動起來,嘴巴像沙漠一樣火辣辣地乾渴。

或許你有你喜歡的女孩類型,例如你說小腿纖細的女孩子好,或還是眼睛大一點的女孩子好,也許非要手指漂亮的女孩才行,或者不知道為什麼,老是被吃東西慢吞吞的女孩所吸引,就是這種感覺。我當然也有這一類的偏好。在餐廳一面用餐的時候,就曾經為鄰座女孩子的鼻子輪廓,看傻眼過。

可是誰也無法把100%的女孩具體描述出來。她的鼻子到底長成什麼樣子?我是絕對想不起來。不,甚至到底有沒有鼻子,我都搞不清楚。現在我能記得,頂多只是:她不怎麼漂亮。如此而已,真是有點不可思議。

「昨天我在街上遇見一個100%的女孩子。」我跟某一個人這樣說
「哦?」他回答說:「漂亮嗎?」
「不,不算漂亮。」
「那麼該是你喜歡的類型吧?」
「這個我也不記得了。眼睛長得什麼模樣,或者胸部是大是小,我簡直一點都想不起來喲。」
「真是奇怪啊。」
「實在奇怪噢。」
「那麼......」他有點沒趣地問說:「你做了什麼嗎?開口招呼她,或者從後面跟蹤她?」
「什麼也沒做。」我說:「只不過擦身而過而已。她從東邊往西邊走。我從西邊往東邊走。真是一個非常舒服的四月的早晨。」

我想,就算三十分鐘也好,跟她談談看。想問一問她的身世,也想告訴她我的一些事。而且更重要的,是想解開一九八一年四月裡,某個晴朗的早晨,我們在原宿的巷子裡,擦肩而過為止的類似命運經緯的東西。那其中必然充滿了像是和平時代的古老機器似的溫暖的秘密。

我們談完這些之後,就到什麼地方去吃午餐,甚至看一場伍迪艾倫電影,再經過飯店的酒吧,喝個雞尾酒什麼的,如果順利的話,接下來或許會跟她睡一覺。

可能性正敲響我的心門。

我和她之間的距離,已經只剩下十五公尺了。

接下來,我到底該怎麼向她開口招呼才好呢?

「妳好!只要三十分鐘就好,能不能跟我談一談?」

好驢!簡直像在拉保險嘛。

「對不起!這附近有沒有二十四小時營業的洗衣店?」

這也驢!首先我就沒伶一袋要洗的東西呀。

或者乾脆單刀直入地坦白說:「妳好!妳對我來說是100%的女孩喲。」

她或許不會相信這種對白。而且就算她相信也好,很可能她並不想跟我說話。對你來說,雖然我是100%的
女孩子,可是對我來說,你並不是100%的男孩子啊。她或許會這樣說。如果事態落入這個地步,
那我一定會變得極端混亂,我已經三十二了,年紀大了,結果就是這麼回事。

在花店前面,我和她擦肩而過,一團溫暖而微小的空氣團拂過我的肌膚。柏油路灑了水,周圍飄溢著
玫瑰的芬芳。我竟然對她開不了口。她穿著白毛衣。右手拿著一封還沒貼郵票的白色信封。
她不曉得寫信給誰?她眼睛看起來非常睏的樣子,或許她花了整個晚上寫完那封信?
而那信封裡面很可能收藏著她一切的秘密吧?

走過幾步再回頭看時她影子已經消失在人群裡了。

當然現在,我非常知道那時候應該怎麼向她開口才好。可是不管怎麼說,總會變成冗長的對白,
所以一定不可能說的很好。就像這樣,我所想到的事情總是不實用。
總之那對白從「從前從前」開始,以「妳不覺得很悲哀嗎?」結束。


從前從前,有一個地方,有一位少年和一位少女。少年十八歲,少女十六歲。少年並不怎麼俊,
少女也不怎麼漂亮。是任何地方都有的孤獨而平凡的少年和少女。不過他們都堅決地相信,
在這世界上的某個地方,一定有一位100%跟自己相配的少女和少年。

有一天,兩個人在街角偶然遇見了。

「好奇怪呀!我一直都在找妳,也許妳不會相信,不過妳對我來說,正是100%的女孩子呢。」
少年對少女說。

少女對少年說:「你對我來說才正是100%的男孩子呢。一切的一切都跟我想像的一模一樣。
簡直像在做夢嘛。」

兩個人在公園的長椅上坐下好像有永遠談不完的話,一直談下去,兩個人再也不孤獨了。
追求100%的對象,被100%的對象追求,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事啊!

可是兩個人心裡,卻閃現一點點的疑慮,就那麼一點點---夢想就那麼簡單地實現,
是不是一件好事呢?

談話忽然中斷的時候,少年這麼說道:「讓我們再試一次看看。如果我們兩個真的是
100%的情侶的話,將來一定還會在某個地方再相遇,而且下次見面的時候,如果互相還覺
得對方是100%的話,那麼我們馬上就結婚,妳看怎麼樣?」
「好哇。」少女說。
於是兩個人就分手了。
其實說真的,實在沒有任何需要考驗的地方:因為他們是名副其實100%的情侶,
而且命運的波濤是註定要捉弄有情人的。

有一年冬天,兩個人都得了那年流行的惡性流行性感冒,好幾個星期都一直在生邊緣掙扎的結果,
往日的記憶已經完全喪失,當他們醒過來的時候,他們腦子裡已經像少年時代的D.H.勞倫斯
的錢筒一樣空空如也。

不過兩個人都是聰明而有耐心的少年和少女,因此努力再努力的結果,總算又獲得了新的知識和感情。
並且順利地重回社會。他們也能好好地搭地下鐵換車,也能到郵局去發限時專送。
而且也經歷了75%的戀愛,或85%的戀愛。

就這樣少年長成三十二歲,少女也有三十歲了。時光以驚人的速度流逝而過。

於是在一個四月的晴朗早晨,少年為了喝一杯Morning Service的咖啡,而在原宿一條巷子裡,
由東向西走去,兩個人在巷子正中央擦肩而過,失去的記憶的微弱之光,瞬間在兩人心中一閃。
她對我來說,「正是100%的女孩呀!」

他對我而言,「真是100%的男孩啊!」

可是他們記憶之光太微弱了,他們的聲音再也不像十四年前那麼清澈了,兩個人一語不發地擦肩而過,
就這樣消失到人群裡去了。

你不覺得很悲哀嗎?
我真應該這樣向她開口表白的啊!

《遇見100%女孩》村上春樹




這就是100%女孩

100%女孩很難遇到

遇到了卻不一定愛得到
況且說不定也不敢再愛了




Every time you walk away or run away
You take a piece of me with you there

Oh it seems I'm walking right to your door
With my heart still resting, looking for something more
Are you ever going to see everything you mean to me?
I'm trying really hard to believe

Nothing feels right when left here on my own
Left last night
It seemed like way too long
Are you ever going to see everything you mean to me?
I'm trying really hard to believe

Come back to me
Smile and you'll make my life complete








2008年12月11日

Blur復出!!!!!!



http://music.livenation.co.uk/blur/


2008年真的是太扯了啦!!!


Blur - Song 2


對我還蠻有意義的
想起還就覺得可愛
哈~






2008年12月9日

Guns'n Roses - Chinese Democracy






It don't really matter
You're gonna find out for yourself
No it don't really matter
You're gonna leave this thing to Somebody else

If they were missionaries
Real time visionaries
Sitting in a Chinese stew
View my dis-infatu-ation

I know that I'm a classic case
Watch my disenchanted face
Blame it on the Falun Gong
They see the hand and you can't hold on now

Cause it would take a lot more hate than you
To stop the fascination
Even with an iron fist
More than you got to rule the nation
When all I got is precious time

It don't really matter
Yes I'll keep it to myself
No it don't really matter
It's time I look around for Somebody else

Cause it would take a lot more time than you
Have Got for masturbation
Even with your iron fist
More than you got to rule the nation
When all I got is precious time
more than you got to fool the nation
When all I got is precious time

It don't really matter
Guess you'll find out for yourself
No it don't really matter
so you can hear it now from somebody else

You think you got it all locked up inside
And if you beat them enough they'll die
Its like a walk in the park from a cell
And now you're keeping your own kind in hell
When your great wall rocks blame yourself
While their arms reach up for your help
And you're out of time



為什麼「馬扁」子都可以當總統呢!?

我想著
民主政治會是台灣正在走的路嗎!?
我不確定
因為愛台灣、民主這些早已淪落為一個政治口號
政客們舉著一面民主大旗搖擺吶喊著
鼓動台灣人民的情操
然自己卻在這面旗下做些齷齪骯髒見不得人的勾搭

每個政黨都在謾罵對方「換了位子換了腦袋」
「馬上會更好」的榮景我們還沒幸見到
卻先看到原來「這匹馬也換了腦子」

當然口說無憑
我們總要拿點東西出來穩住自己發聲的立場


在2004年驅長的施政報告書中「警察國家的幽靈,在台北街頭徘徊。」

大家最關心的提到這個警察國家的幽靈,什麼叫做警察國家,警察國家就是政府指全面或者有系統的濫用警力,來限制人民的自由與權利,幽靈呢!是指沒有生命而且還不存在的東西,所以實際上呢,所謂警察國家的幽靈是指一個還沒有存在的警察國家,換句話說,我是因為看到在327、 403跟404共3次,中央都企圖或者已經達成它目標的干預我們地方政府維護治安的權責,而且404還是由警政署長親自下令驅離在廣場上手無寸鐵沒有製造噪音,沒有妨害交通,而且只有8位的學生,我就感到非常的憂心,這絕對不是一個好的跡象,因此我在這個地方特別提到,在像這種實際上已經超越了集會遊行法第26條規定的比例原則,我覺得對於人民憲法所保障的權利呢,已經造成了傷害。

所以警察可以去勸絕對不能夠用這個強制性的方式把他們驅走或者是抱走,事實上後來警政署解釋他是為了學生的健康,這個理由很正常,可是他把學生抱走是抱到捷運站,不是抱到台大醫院,顯然他為學生健康的說法呢也不符合事實,所以如果真的要關心學生健康,應該派醫生去不是派警察去。


從今年1106開始的一連串野草莓運動始末中
似乎這幽靈依然在台北街頭徘徊遊蕩著
《集會遊行法》的更改也不過就是政府一再玩弄的文字遊戲罷了

客觀來說我們不能馬上就這麼的否定一個人
其人可貴我們應該給予尊重
或許這只是因為年代久遠該驅長一時忘了自己曾經所說


2008年3月18日驅長在競選總統期間,針對中國鎮壓西藏事件,不但態度強硬予以譴責,並說若中共繼續鎮壓藏人,西藏情勢繼續惡化,如果他當選,將不排除停止派團赴北京參加奧運。5月21日,馬就職第二天的國際記者會上,當記者問到如果達賴喇嘛來台訪問,是否會與他見面?馬英九回答:「如果達賴喇嘛以宗教領袖身份想要來台訪問,我們將會非常歡迎。」

然日前卻改口「目前達賴來台,時機不適宜。」


這一切難道是因為經濟不景氣台灣人民必須「共」體時艱的關係嗎!?
一面訴諸國際說台灣是個獨立自主的民主國家
但私底下的作法是什麼!?
獨自自主的民主國家何來「時機不適宜」之說
法國總統薩科齊不就馬上給了你一巴掌嗎!?


藉由音樂分享來偷渡政治文的確不是一件好事
但Guns'n Roses這張《中國民主》一發行
我很好奇要是他們有意來台灣開演唱會
驅長會不會說「目前槍花來台,時機不適宜。」



「六個農人和六隻掌權的豬端坐在一張大長桌上,拿破崙居首。豬坐在椅子上似乎很安逸。賓主間玩撲克牌取樂,偶爾起立敬酒。酒瓶傳來傳去,杯裡斟滿了酒。誰以不曾注意到窗外面那些詫異的面孔。」《動物農莊》






2008年12月3日

My Bloody Valentine - When You Sleep






When I look at you
Oh, I dont know whats true
Once in a while
And you make me laugh

我注視著你的時候
我不知道何謂真實
曾經有時
你讓我微笑

And I'll see you tomorrow
And it won't be long
Once in a while
Then you take me down
Then you walk away

明天我將遇見你
這不會持續太久
曾經有時
你讓我如此難過
你離我遠去

When you say i do
Oh, I don't believe you
I can't forget it

你所說的這些
我無法相信
我不會忘記

When you sleep tomorrow
And it won't be long
Once in a while
When you make me smile

明天你睡著之時
這不會持續太久
曾經有時
你讓我微笑



故事不過是個幌子
是個噪音與歌聲所編織出來的假象
真實或許藏在其中卻讓人摸不著頭緒

生活如此的潮濕晦暗
彷彿會下一輩子的雨

每天隨手抓起三本書
每本讀個一百頁
糾結交錯全捆在一起
讀不完的故事令人討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