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5日

Range

生活越來越無力
感覺就是少了點什麼
自從那天開始
好像又被抽走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生命的殘缺偷偷地又增加了一塊

四年前的PART 1
或今天的PART 2
其實早已數不清記不著
說不定應該是 PART 3、4、5
因為同樣的事總是一再上演

大概就是自己的神經病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的小事都有著過多的著墨
然後記得清清楚楚
鑽牛角尖的結果造就了揮之不去的夢靨

儘管我有著凡事都無所謂的個性
但對於不能接受的東西其實還蠻多的
而要是遇到無法抗拒的東西
還是很容易妥協



總覺得沒關係

「事情會變得比較好」
「對方只是短暫的忘記」
「我不相信對方這會這對我」
「總有一天它會懂得」

反覆期待著等待‧‧‧‧

什麼事都要明說不是很累嗎!?
太相信人的結果痛苦總是自己
他人卻絲毫沒有察覺這異狀

對於家人、朋友相互信任的意義到底該怎樣去定義
一年的結果
從原本的無期限到如今轉眼就要結束
充其量這廣義範圍
不過就只是單純的認識
抑或不就是住在同著個屋子裡罷了

我牢騷的說著
但一會兒還是會情不自禁的去相信那不可能的結果
因為我知道一句對不起心就軟了
所以我不想去看



「Do you need anybody? I need somebody to love. Could it be anybody? I want somebody to love.」

自己真是越來越言不辭意
大概是壓抑太久
放空腦子又不太想運轉
自己都看不懂的東西還能期待些什麼呢!?

不過真是羨慕 Dean Wareham & Britta Phillips 這一對
再歌詞與和聲上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感覺
真好 ~




是不是因為我覺得悲慘,然後才去聽音樂;還是因為我聽音樂,然後才覺得悲慘
《失戀排行榜》


能有相同興趣話題才是我們長期需要的




Toffee Nut Latte 真是太無敵了
但就像所有美好的事情一樣
季節限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