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4日

結局就是妥協!?

發現最近嘆氣的次數好像變少了。


忘了是多久之前有人忽然跟我說
「你好像常常在嘆氣,是有那麼多心事嗎!?」
原來,我會不經意的嘆氣
「唉 ~」
之後我發現在我心中有意謂著反動心態出現時就會不自覺的嘆氣
那種情況就好比

「不!不該只是這樣,我想做出點怎樣的改變。」
「或許我有更好的點子,但算了,我一點也不想說出我的看法。」

心裡覺得「好吧!隨他去了」
但卻又帶著不甘心的反動意識
而做出的下意識反應

反正最近嘆氣的次數似乎減少了

而有些東西隨著嘆氣次數的減少被抽離了出來
內心似乎已經慢慢的妥協
覺得真的就是這樣也改變不了什麼
對於下「決心」或是「選擇」這兩樣應有的本能
就好像永遠失去了一般怎樣也找不回來



大約是在兩年前吧!
我無意間發現了一個部落格作家
感覺他的年紀應該和我差不多
然後我就這樣的默默看著他所記載的事情

「真是一個有想法的人啊!」

我常常這樣的羨募著他
後來發現這些想法的背後在於他肯實際的去做
就算遇到挫折卻可以理清頭緒尋找另外一個方向
而不會就被綁在那樣的困境裡面
最近他得到了一個雙贏的結果
在為他高興之虞 (我到底為什麼要替素昧平生的人高興啊@@)
我覺得自己完全是個沒有勇氣的人

因為「抉擇」這樣的東西對我來說實在是太困難了
往往有個想法才正在萌芽的階段
腦中就先開始刻劃著許多不同的結果
然後想著該如何分散風險再把傷害降到最低
最後,當然就是毫無行動
然後看到一些人依類似想法而成功時便開始自憐自哀
當然我早已知道自己的這些陋習
但卻毫無能力去改變

就像我說得
我根本就在開頭的時候害怕去做選擇

「如果我選擇繼續讀書,未來會比現在更好!?」
「如果我真的要讀自己喜歡的東西,我讀得來?我考的上嗎?我有麼多的時間去再錯一次?」
「如果我選擇繼續讀書,到最後賺得錢從事的工作依然不是自己喜歡的該怎麼辦!?」
「但是,如果我選擇了工作,我會不會再為了沒有選擇升學這條路而感到後悔?」
「還是‧‧‧還是???」

每天,我漫不經心神情下面根本就被這些類似問題給壓的喘不過氣
說我毫不在乎?
真是愚笨的人啊

但我好像已經很少嘆氣了


在很就以前,我是一個別人問我問題我會很認真去思考去回答的人
好比說「你未來打算怎麼辦,有什麼計畫!?」「能不能幫我想點辦法?」之類的
但是後來我發現,我根本不用把心裡的想法一股腦兒的給說出來
因為那些問問題的人通常也不是真的想要去知道這些答案

但是之前我卻又開始多嘴了起來,好像如果能幫別人解答的話我也能夠從中得到解答
不過看著別人往自己夢想邁進,或著前面有條康莊大道
心中羨慕的同時,自己卻又陷得更深了。


一直覺得有興趣的文字與影像,卻無法涉足它
這樣愚昧的單一想法不知還能維持多久不變
似乎就是妥協,我的敏感度不也就跟一般人差不多嘛
能做些什麼!?

選擇妥協然後低頭
在我背後嘮叨的人是可以閉嘴了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