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20日

THE STORY

「我動也不動的站在那裡,看著她提著那個有著粉紅色內襯的白色手提包,大歨向前,一個充滿魅力與自信的背影;目光依然被她所吸引著,但視線卻開始逐漸模糊。」

「然後呢?」

「然後就沒有了,這是最後一首歌。」



從此我的腦海裡再也不曾浮現過任何旋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