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30日

只是單純的想把一些東西給紀錄下來

關於朋友這件事

12月28號大概是快要接近29號的時候
我收到了一封祝我生日快樂的簡訊
信的內容是什麼並不重要
而是對於發信人再加上一個聲音讓我產生了一些想法
收到信的瞬間我是高興的
但隨後襲來的感覺卻是令我愣在那裡
其實並不也是因為發信人
而是對於朋友這兩個字
一個聲音使我清醒

「其實你是害怕交到新朋友吧!」

似乎是這樣的
我想
如果不用廣義的解釋去定義朋友這兩個字這一個詞
而是用狹義的去界定他對於我的意義
感覺就像這句話唸起來一樣的饒舌令人覺得哪裡不太順暢但又說不出來
我的朋友有多少
我有多久沒有交到朋友了
正確的來說
我多久沒有用心去交朋友了
所以收到簡訊的當下我愣在那裡

「我該怎麼去看待這段友情和這個朋友,對於這個朋友我能對他說些什麼話,多久? 以後該怎麼辦?」

說不定這都是因為他一時的性起
但這真的令我困惑
而且要好好的想一想
我要紀錄一下
就當作是一種觀察朋友週期性的筆記
類似小時後暑假作業總是要觀察月亮圓缺紀錄植物生長狀況的那種吧
很抱歉!


再來
我把blog的文章分類給拿掉了
全部用All來取代
對於讀者來說分類可以使他們容易找到自己想要閱讀的東西
但對於我這顆小小的腦袋來說
把每一個東西都做分類是不太可能的
因為我很懶


所以來說說下面這部電影吧


"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雖然說的東西或許有點老套
但我們對於那些早就知道的事情身上所得到的所吸收的又有多少
對於這部片我不想去分類
因為我做出分類後就間接的透露出一點點的訊息
訊息應該是要親自去感受的

看這部片沒多久的時間裡
我得到了過去失眠的原因

「你為什麼會失眠?也許是夜深人靜時,你一個人躺在床上,沒有人圍繞著你,然後你開始覺得害怕,突然發現所有事情都很...空虛」

我想我原本就是了解這個原因的
也知道解答

「人們害怕自己的內心世界,但那是唯一能找到解答的地方。」

但我依然無法從這些已經知道的東西裡拿走什麼來改善自己
或許我也應該遇見個蘇格拉底
或許應該遇見個女版的柏拉圖
或許當我跟她發生一場柏拉圖式性愛之後一切都豁然開朗了

我想被解放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